Daniel J Pipes

| 文章 2019 | 文章 2018 | 文章 2017 | 文章 2016 | 文章 2015 | 文章 2014 | 文章 2013 |
| 文章 2012 | 文章 2011 | 文章 2010 | 文章 2009 | 文章 2008 | 文章 2007 | 文章 2006 |
| 文章 2005 | 文章 2004 | 文章 2003 | 文章 2002 | 文章 2001 | 文章 2000 | 文章 1999 |
| 文章分类 | RSS 2.0 Feed

文章分类: 伊拉克

文章按日期的倒序排列

题目 发表 日期
巴格达鲍勃转移到德黑兰了吗? Blog 19 七月 2012
伊拉克的伊朗人民圣战组织再安置 Blog 28 二月 2012
伊朗掌握奥巴马再选的王牌 华盛顿时报 20 十二月 2011
伊拉克是伊朗的一个省吗? 华盛顿时代 12 五月 2011
巴格达的白象 国家评论在线 30 三月 2010
T.E.劳伦斯:美国战略家 历史新闻网 18 一月 2010
伤痕累累的离开支离破碎的伊拉克 国家邮报 8 七月 2009
奥巴马的公寓,萨达姆出钱 费城公报 29 十月 2008
倒霉的萨达姆大坝 耶路撒冷邮报 7 十一月 2007
[摩苏尔]伊拉克的下一次战争 耶路撒冷邮报 31 十月 2007
解救伊拉克战争 纽约太阳报 24 七月 2007
詹姆斯•贝克恐怖的伊拉克研究 纽约太阳报 12 十二月 2006
在伊拉克保持原方针,但改变行动 纽约太阳报 24 十月 2006
拥抱伊拉克的领袖 纽约太阳报 2 五月 2006
关于伊拉克的WMD 纽约太阳报 25 四月 2006
伊拉克内战? 纽约太阳报 28 二月 2006
如果美国没有侵袭伊拉克 费城询问报 11 九月 2005
基督徒正从伊拉克消失 纽约太阳报 24 八月 2004
关于沙拉比的“推演事情的真实状况” 纽约太阳报 22 六月 2004
伊拉克的强硬人物正在浮现吗? 纽约太阳报 4 五月 2004
[塞缪尔亨廷顿]美国在伊拉克的目标 纽约太阳报 27 四月 2004
伊拉克叛军的根源 纽约太阳报 13 四月 2004
伊斯兰教法统治伊拉克 纽约太阳报 2 三月 2004
两个地下室的故事 耶路撒冷 17 十二月 2003
“伊拉克化”的案例 耶路撒冷邮报 19 十一月 2003
让伊拉克人来管理伊拉克 耶路撒冷邮报 15 十月 2003
[萨达姆的]WMD谎言 纽约邮报 7 十月 2003
伊拉克的武器和战争的爆发 纽约邮报 3 六月 2003
伊朗人民圣战组织是美国恐怖主义的同盟吗? 纽约太阳报 20 五月 2003
战争是社会工作吗? 纽约邮报 6 五月 2003
伊拉克的强人? 纽约邮报 28 四月 2003
[洗劫]伊拉克人的一场悲剧 纽约邮报 22 四月 2003
还有100个本•拉登会出现吗? 纽约邮报 8 四月 2003
处理完萨达姆呢?重建中东 纽约邮报 11 二月 2003
认识恐怖分子[需给他们命名] 纽约邮报 19 十一月 2002
布什在联合国 国家评论在线 13 九月 2002
史考克罗错了:我们必须攻击萨达姆 FrontPageMagazine.com 20 八月 2002
萨达姆的罪恶清单 纽约邮报 20 八月 2002
[美国成为]唯一的大多数 纽约邮报 18 三月 2002
前往巴格达吗?是,过高估计了风险 纽约邮报 3 十二月 2001
牵制阿拉伯日益增长的愤怒不是件容易事 华尔街杂志 30 三月 2001
“沙漠风暴”以后,沙漠中没有留下任何脚印 洛杉矶时代 4 八月 2000

广告

本网站所有中文资料即1968 - 2019的所有的文章,Daniel Pipes享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