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J Pipes

| 文章 2017 | 文章 2015 | 文章 2013 | 文章 2012 | 文章 2011 |
| 文章 2010 | 文章 2009 | 文章 2008 | 文章 2007 | 文章 2006 |
| 文章 2005 | 文章 2004 | 文章 2003 | 文章 2002 | 文章 2001 | 文章 2000 | 文章 1999 |
| 文章分类 | RSS 2.0 Feed

可获取的电子版的中文文章数目

文章按日期的倒序排列

题目 发表 日期
战争之风 耶路撒冷邮报 20 十二月 2000
“成为我的客人",以色列选举不会有什么变化 洛杉矶时代 11 十二月 2000
美国必须让以色列振作起来 耶路撒冷邮报 6 十二月 2000
不再是懦夫 耶路撒冷邮报 22 十一月 2000
第二条路 耶路撒冷邮报 8 十一月 2000
下任总统“备忘录” Middle East Insight 2000年十一月月
奥斯陆的九条命 耶路撒冷邮报 25 十月 2000
停止强压以色列做出让步 洛杉矶时代 17 十月 2000
中东使用武力的时代到来了 洛杉矶时代 6 十月 2000
埃胡德•巴拉克是右翼分子吗? 耶路撒冷邮报 27 九月 2000
阿拉伯人发现巴勒斯坦的那一年 耶路撒冷邮报 13 九月 2000
巴勒斯坦人是锡安主义者吗? 耶路撒冷邮报 30 八月 2000
美国伊斯兰教主义者和利伯曼? 耶路撒冷邮报 16 八月 2000
“沙漠风暴”以后,沙漠中没有留下任何脚印 洛杉矶时代 4 八月 2000
[大卫营二号]不当活动在进行中 耶路撒冷邮报 2 八月 2000
阿拉伯人当如何为和平努力? 纽约邮报 26 七月 2000
耶路撒冷对犹太人的意义胜过穆斯林 洛杉矶时代 21 七月 2000
他们称之为 “绥靖政策” 耶路撒冷邮报 5 七月 2000
错看了叙利亚 耶路撒冷邮报 21 六月 2000
叙利亚的“狮子”真正是“怪兽” 华尔街杂志 12 六月 2000
铁拳控制之后的叙利亚 国家邮报 12 六月 2000
[阿萨德的死亡提供了]和平的机遇 华盛顿邮报 11 六月 2000
一个关键时刻[以色列从黎巴嫩撤退] 耶路撒冷邮报 7 六月 2000
[伯埃姆的审判]反恐的新方法 耶路撒冷邮报 24 五月 2000
先知穆罕默德是谁? 耶路撒冷邮报 12 五月 2000
不要让SLA在风中摇摆 耶路撒冷邮报 25 四月 2000
从土耳其学习的经验 耶路撒冷邮报 12 四月 2000
[在黎巴嫩]转败为胜 耶路撒冷邮报 31 三月 2000
叙利亚的真正意图 耶路撒冷邮报 17 三月 2000
友好的共和党 耶路撒冷邮报 15 二月 2000
叙以协议是否对美国有益? 中东论坛电报 28 一月 2000
把美国人纳税人的钱给叙利亚吗? 华盛顿时代 26 一月 2000
哥白尼观点看“叙利亚” 耶路撒冷邮报 25 一月 2000

广告

本网站所有中文资料即1968 - 2017的所有的文章,Daniel Pipes享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