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J Pipes

| 文章 2017 | 文章 2015 | 文章 2013 | 文章 2012 | 文章 2011 |
| 文章 2010 | 文章 2009 | 文章 2008 | 文章 2007 | 文章 2006 |
| 文章 2005 | 文章 2004 | 文章 2003 | 文章 2002 | 文章 2001 | 文章 2000 | 文章 1999 |
| 文章分类 | RSS 2.0 Feed

文章分类: 极端伊斯兰教

文章按日期的倒序排列

题目 发表 日期
白宫一项击败激进伊斯兰的计划 华盛顿时报 20 二月 2017
圣战分子想要什么?哈里发王权 全球恐怖主义:挑战和政策选择,Dhruv C. Katoch and Shakti Sinha 编辑 (新德里:五角出版社),自费出版. 88-91 2017
一个耶路撒冷的"猪"事故 今日以色列报 28 七月 2015
ISIS 袭击西部 华盛顿时报 22 五月 2015
为什么政客们假装伊斯兰与暴力不相关 华盛顿时报 9 三月 2015
伊斯兰主义的末日可能到来 华盛顿时报 22 七月 2013
伊斯兰教VS伊斯兰主义 华盛顿日报 13 五月 2013
伊斯兰教徒在西方采取的暗杀行动 Gatestone Institute 25 二月 2013
十年后,伊斯兰教主义者回归土耳其 华尔街日报 13 十二月 2012
有能力的独裁者优于推选的伊斯兰教徒 华盛顿时报 11 十二月 2012
每日发布穆罕默德漫画 福克斯新闻网 21 九月 2012
俄国,中国和以色列对抗伊斯兰主义? Blog 3 七月 2012
二十年的伊斯兰主义幻想 Blog 2 六月 2012
并非路霸行为,乃是恐怖主义 国家评论在线 3 四月 2012
德克萨斯州,又一名伊斯兰主义战士变成恐怖分子 华盛顿时代 2 八月 2011
美国人惊醒正视伊斯兰主义 国家评论在线 7 九月 2010
关于曼哈顿下城伊斯兰教中心的感想 Blog 16 八月 2010
英国最新出口:伊斯兰主义大屠杀 国家评论在线 3 八月 2010
圣战士费萨尔•沙赫扎德诠释恐怖主义 国家评论在线 25 六月 2010
伊斯兰主义的土耳其扩大影响 国家评论在线 8 六月 2010
伊斯兰主义者如何掌控欧洲伊斯兰教 国家评论在线 25 五月 2010
为什么有人想炸时代广场? 国家评论在线 5 五月 2010
基斯·埃利森,你在哪里? Blog 16 二月 2010
伊斯兰主义2.0版本 耶路撒冷邮报 25 十一月 2009
哈桑少校伊斯兰主义者的生活 FrontPageMagazine.com 20 十一月 2009
胡德堡陆军基地事件:突然圣战还是"压力过度"所致? FrontPageMagazine.com 9 十一月 2009
罩袍和外袍遮盖下的威胁继续 耶路撒冷邮报 2 九月 2009
以《可兰经》取代美国宪法 Blog 24 七月 2009
恐怖主义的局限 耶路撒冷邮报 22 四月 2009
土耳其是否仍属于NATO呢? 费城公报 6 四月 2009
奥巴马过不了背景调查 费城公报 21 十月 2008
计算伊斯兰教主义者的数目 耶路撒冷邮报 8 十月 2008
[伊斯兰教主义者和左翼分子]联合的威胁 国家评论 14 七月 2008
教授阿拉伯语还是招募极端主义分子? 纽约太阳报 5 九月 2007
反叛的红色清真寺 纽约太阳报 17 七月 2007
保守派为伊斯兰教辩护 FrontPageMagazine.com 6 七月 2007
两个巴勒斯坦,任何一个吗? 纽约太阳报 19 六月 2007
如何结束恐怖主义 纽约太阳报 5 十二月 2006
从Rushdie到本笃都在胁迫西方 纽约太阳报 26 九月 2006
耐克和9/11 纽约太阳报 12 九月 2006
在9/11后的五年内美国改进了安全措施 纽约太阳报 5 九月 2006
骑在英国恐怖主义的肩上 纽约太阳报 29 八月 2006
与伊斯兰教法西斯分子作战 FrontPageMagazine.com 14 八月 2006
西雅图的“突然圣战现象” 纽约太阳报 8 八月 2006
阿拉伯人不承认真主党 耶路撒冷邮报 26 七月 2006
伦敦斯坦的困扰 纽约太阳报 11 七月 2006
援助敌人 FrontPageMagazine.com 28 四月 2006
卡通和伊斯兰教的帝国主义 纽约太阳报 7 二月 2006
[哈马斯选举的得胜]民主的苦果 国家邮报 27 一月 2006
[William Blum和]基地组织的左翼军队 纽约太阳报 24 一月 2006
两位德国人对抗伊斯兰教主义 纽约太阳报 3 一月 2006
皈依恐怖主义 纽约太阳报 6 十二月 2005
为什么公司资助极端的伊斯兰教? FrontPageMagazine.com 2 九月 2005
伊斯兰主义者,滚开 纽约太阳报 30 八月 2005
恐怖主义分子想要什么?(一个回教王国) 纽约太阳报 26 七月 2005
[加拿大伊斯兰教大会]为伊斯兰教主义者辩解 纽约太阳报 19 七月 2005
激进的伊斯兰教是自己的解药[Reuel Gerecht辩称] 纽约太阳报 23 六月 2005
土耳其正成为伊斯兰教主义者吗? 纽约太阳报 7 六月 2005
扎卡里亚•穆萨维问,飞行员是否可以关掉乘客们的氧气? FrontPageMagazine.com 29 四月 2005
华盛顿最终明白了极端的伊斯兰教势力 FrontPageMagazine.com 25 四月 2005
真主党和哈马斯能否成为民主政党 纽约太阳报 22 三月 2005
否认[伊斯兰教主义者]恐怖主义 纽约太阳报 8 二月 2005
在美国的公立学校中宣扬伊斯兰教 FrontPageMagazine.com 24 十一月 2004
Theo van Gogh和荷兰的“谋杀式教育” 纽约太阳报 16 十一月 2004
[库巴暴乱]“不要害怕,我们不会杀害穆斯林” 纽约太阳报 8 六月 2004
[在沙特]支持次要的敌人 澳大利亚报 31 五月 2004
美国和平研究所跌倒了 纽约太阳报 23 三月 2004
[卡德尔一家]加拿大第一个恐怖主义家庭 纽约太阳报 16 三月 2004
佛罗里达州大学教室中的哈马斯 纽约太阳报 27 一月 2004
学习《古兰经》? 纽约太阳报 20 一月 2004
[南佛罗里达州大学]伊斯兰教主义者在教室维护治安 WorldNetDaily.com 2 一月 2004
但他善待他的母亲:好战伊斯兰教的刺客 耶路撒冷邮报 3 十二月 2003
五角圣战运动 纽约邮报 29 九月 2003
土耳其转向极端了吗? 纽约邮报 5 八月 2003
哈里斯论:为何美国抛弃战争规则 纽约邮报 22 七月 2003
基地组织的极限 纽约邮报 28 五月 2003
阿拉伯半岛内战 华尔街日报欧洲版 14 五月 2003
[阿克巴]第101空降师的凶手 纽约邮报 25 三月 2003
圣战是什么? 纽约邮报 31 十二月 2002
CAIR的阿楼斯遗漏了对我的评论 Orange County Register 22 十二月 2002
美国政府便宜卖给[沙特人] 纽约邮报 3 十二月 2002
认识恐怖分子[需给他们命名] 纽约邮报 19 十一月 2002
圣战和教授们 评论 2002年十一月月
狙击兵:是疯子还是圣战分子? 纽约邮报 29 十月 2002
[环城公路狙击兵]:转向暴力活动吗? 纽约邮报 25 十月 2002
好战伊斯兰教的新据点 纽约邮报 22 十月 2002
[巴基斯坦的榜样]战争的对象是谁? 纽约邮报 1 十月 2002
丹麦内部变质的东西 纽约邮报 27 八月 2002
伊朗危机 纽约邮报 23 七月 2002
[哈达亚特在洛杉矶飞机场实施的]恐怖活动和拒绝行为 纽约邮报 9 七月 2002
[美国穆斯林委员会]“主流的”穆斯林? 纽约邮报 18 六月 2002
哈佛热爱圣战 纽约邮报 11 六月 2002
CAIR:恐怖分子“中庸的”的朋友 纽约邮报 22 四月 2002
资助恐怖活动的教授 纽约邮报 4 二月 2002
反恐战争当对准好战的伊斯兰教徒 洛杉矶时代 6 一月 2002
约翰•沃克•格林 纽约邮报 24 十二月 2001
阿尔法特的自杀工厂 纽约邮报 9 十二月 2001
真正的伊斯兰教是什么?不用美国评说 纽约邮报 26 十一月 2001
胜利转变了穆斯林世界 纽约邮报 19 十一月 2001
“我们要战胜美国” 纽约邮报 12 十一月 2001
穆斯林热爱本•拉登 纽约邮报 22 十月 2001
布什讲话中的是与非 耶路撒冷邮报 26 九月 2001
[美国穆斯林耶路撒冷组织:激进派]伊斯兰教在美国的游说组织 耶路撒冷邮报 20 九月 2001
击退恐怖势力 华尔街杂志 13 八月 2001
莎士比亚和沙里亚法 耶路撒冷邮报 8 八月 2001
[自杀式]圣战威胁 耶路撒冷邮报 27 七月 2001
[杜兰]美国的鲁斯迪规则吗? 耶路撒冷邮报 4 七月 2001
本•拉登和弗吉尼亚州的赫恩登 耶路撒冷邮报 20 六月 2001
审判恐怖主义 华尔街杂志 31 五月 2001
伊斯兰教主义者――并非自诩的那样虔诚 耶路撒冷邮报 9 五月 2001
[激进的伊斯兰教]最新的全球威胁 耶路撒冷邮报 11 四月 2001
美国伊斯兰教主义者和利伯曼? 耶路撒冷邮报 16 八月 2000
哪里有宗教自由? Jewish Exponent 23 九月 1999
回复:更密切关注指控背后的组织 明尼阿波利斯星坛报 24 八月 1999
何种伊斯兰教占上风事关重大 洛杉矶时代 22 七月 1999

广告

本网站所有中文资料即1968 - 2017的所有的文章,Daniel Pipes享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