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J Pipes

| 文章 2017 | 文章 2015 | 文章 2013 | 文章 2012 | 文章 2011 |
| 文章 2010 | 文章 2009 | 文章 2008 | 文章 2007 | 文章 2006 |
| 文章 2005 | 文章 2004 | 文章 2003 | 文章 2002 | 文章 2001 | 文章 2000 | 文章 1999 |
| 文章分类 | RSS 2.0 Feed

文章分类: 阿以冲突和阿以外交

文章按日期的倒序排列

题目 发表 日期
打消巴勒斯坦人的斗争念头 马赛克 10 四月 2017
约旦危机四伏 华盛顿时报 8 三月 2017
以色列如何取胜 评论 2017年三月月
奥巴马对以色列的敌意 国家评论在线 8 十一月 2013
Obama:希望巴勒斯坦承认以色列为犹太国家 华尔街日报 26 三月 2013
奥巴马反对犹太复国主义 华盛顿时报 22 一月 2013
费城才是真正的战略要地 国家评论在线 27 十一月 2012
关于目前哈马斯和以色列敌对行动的思考 Blog 15 十一月 2012
无政府国家围绕着以色列 Blog 18 七月 2012
"最终,所有人类都将成为巴勒斯坦难民" 华盛顿时报 21 二月 2012
终结巴勒斯坦人的"回归权" 国家评论在线 17 一月 2012
与恐怖分子做交易 Blog 18 十月 2011
再一次宣称建立巴勒斯坦国 Blog 3 八月 2011
犹太复国主义者购买以色列,而不是偷窃巴勒斯坦的一些额外补充 Blog 21 六月 2011
不是偷窃巴勒斯坦,而是买到了以色列 国家评论在线 21 六月 2011
以色列在新中东地区接下来如何应对? Moment 杂志 2011年5月/6月
土耳其在塞浦路斯与以色列在加沙 《华盛顿时报》 20 七月 2010
是否该相信巴勒斯坦政权呢? 国家评论在线 6 七月 2010
奥巴马、以色列和美国犹太人:挑战 评论 2010年六月月
接纳作为犹太国家的以色列 国家评论在线 11 五月 2010
我的和平计划:以色列的胜利 国家邮报 29 四月 2010
僵持的美以关系的一丝慰藉 美国评论在线 13 四月 2010
当以色列和美国政府相对抗的时候 FrontPageMagazine.com 6 四月 2010
内塔尼亚胡默默无声的取胜 耶路撒冷邮报 30 九月 2009
为奥巴马外交政策的一次喝彩 耶路撒冷邮报 16 九月 2009
奥巴马和以色列的关系掉进无底洞 费城公报 21 七月 2009
迅速冷酷的跟以色列翻脸 耶路撒冷邮报 4 六月 2009
奥巴马和内塔尼亚胡会面:前景如何? 耶路撒冷邮报 18 五月 2009
阿拉伯人,以色列人和失败者 FrontPageMagazine.com 10 四月 2009
巴勒斯坦人曾帮助以色列建国 耶路撒冷邮报 26 三月 2009
超现实的加沙重建会议 FrontPageMagazine.com 3 三月 2009
解释以色列的战略失误 FrontPageMagazine.com 4 二月 2009
以色列对加沙战略上无能为力 耶路撒冷邮报 11 一月 2009
解决“巴勒斯坦问题” 耶路撒冷邮报 7 一月 2009
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承认:仍然与以色列作战 赫德森研究所 28 十月 2008
昆塔,谁会笑到最后? 耶路撒冷邮报 21 七月 2008
巴勒斯坦人患了亢奋症,以色列人患近视眼 耶路撒冷邮报 15 六月 2008
以色列60年代的困境:世界最不适合生活的地区 国家邮报 6 五月 2008
怎样才能把加沙转交给埃及呢? 耶鲁撒冷邮报 7 二月 2008
把加沙还给埃及 耶路撒冷邮报 30 一月 2008
布什推进巴勒斯坦人的“回归权” FrontPageMagazine.com 14 一月 2008
是否接受以色列是犹太国家? 耶路撒冷邮报 29 十一月 2007
华盛顿保护恐怖大师 耶路撒冷邮报 15 十一月 2007
忧郁的安纳波利斯 耶路撒冷邮报 24 十月 2007
阿以冲突的灾难排名第49 FrontPageMagazine.com 8 十月 2007
面临灭亡威胁的国家 纽约太阳报 7 八月 2007
两个巴勒斯坦,任何一个吗? 纽约太阳报 19 六月 2007
苏联的六日战争 纽约太阳报 29 五月 2007
以色列的民主敌人 纽约太阳报 19 十二月 2006
对埃以“和平”条约再思考 纽约太阳报 2006年11月21日
黎巴嫩战争中的奇怪逻辑 纽约太阳报 15 八月 2006
大马士革应负责 纽约太阳报 1 八月 2006
以色列有一个战争要去赢 洛杉矶时代 20 七月 2006
以色列不必要的战争 纽约太阳报 18 七月 2006
“[座谈会关于]危机边缘:加沙之后何去何从?” 国家评论在线 29 六月 2006
奥尔默特先生访问华盛顿 纽约太阳报 16 五月 2006
以色列如何能赢 纽约太阳报 4 四月 2006
以色列逃避胜利 纽约太阳报 28 三月 2006
[哈马斯的胜利和]和平的前景 时代杂志 6 二月 2006
为什么哈马斯[选举胜利]让我中立 纽约太阳报 31 一月 2006
[科菲•安南]温和的消灭以色列 纽约太阳报 13 十二月 2005
[加沙撤退]一个自杀的民主国家 今日美国 15 八月 2005
“今日是加沙,明日是耶路撒冷” 纽约太阳报 9 八月 2005
巴勒斯坦政权一如既往 纽约太阳报 17 五月 2005
支持以色列的巴勒斯坦人 纽约太阳报 10 五月 2005
阿里埃勒•沙龙的愚蠢之举 纽约太阳报 5 四月 2005
阿巴斯会走向何方? 纽约太阳报 11 一月 2005
巴勒斯坦人的文字游戏 纽约太阳报 4 一月 2005
巴勒斯坦人不配得额外援助 纽约太阳报 21 十二月 2004
反以色列的恐怖势力事与愿违 纽约太阳报 20 四月 2004
沙龙在以色列“殖民地”问题上迷失了 纽约太阳报 10 二月 2004
真主党的胜利,以色列的衰败 纽约太阳报 3 二月 2004
解读沙龙的想法 纽约太阳报 23 十二月 2003
为什么奥斯陆的希望灰飞烟灭? 纽约邮报 9 九月 2003
[联合国难民救济和工程局]难民之灾 纽约邮报 19 八月 2003
“和平时期的枪声”:美国能否强制实施“路线图” 纽约邮报 8 七月 2003
美国对以色列:按我说的办… 纽约邮报 1 七月 2003
扔掉[阿以]规则手册 纽约邮报 17 六月 2003
[路线图]借鉴《奥斯陆协定》 纽约邮报 10 六月 2003
布什对以色列的看法:全是心痛 纽约邮报 4 三月 2003
民意测验、巴勒斯坦人和和平道路 纽约邮报 18 二月 2003
结束[巴勒斯坦]的暴力活动 纽约邮报 7 一月 2003
圣殿山的梦魇 纽约邮报 4 九月 2002
以色列会赢 纽约邮报 6 八月 2002
布什正在奖励恐怖主义 国家邮报 25 六月 2002
[奥尔恩的]《六日战争》 纽约邮报 4 六月 2002
[以色列]因撤退而胜利吗? 纽约邮报 22 五月 2002
中东的希望 Slate 21 五月 2002
迷路的外交官加油前行 纽约邮报 6 五月 2002
阿尔法特的失败也许会撒下希望的种子 洛杉矶时代 6 五月 2002
[以色列的]撤退不会奏效 华尔街杂志 15 四月 2002
过失:现实的对待阿尔法特 洛杉矶时代 5 四月 2002
唯一的解决之道就是军事行动(下篇) 纽约邮报 2 四月 2002
[美国政府对阿以冲突的言论]迷惑局势 新共和在线 1 四月 2002
[阿卜杜拉的计划]等于零 新共和在线 27 三月 2002
[大卫营二号]射击月亮式的外交政策 纽约邮报 4 三月 2002
以色列唯一的“解决之道”即军事(上篇) 纽约邮报 25 二月 2002
阿拉伯人仍然希望毁灭以色列 华尔街杂志 18 一月 2002
以色列也许会取胜 纽约邮报 17 十二月 2001
阿尔法特的自杀工厂 纽约邮报 9 十二月 2001
穆斯林对耶路撒冷的声称 Middle East Quarterly 2001年九月月
首先要接受以色列 洛杉矶时代 31 八月 2001
[建立城墙,以色列的]急功近利心理 耶路撒冷邮报 29 八月 2001
“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的双重错觉 耶路撒冷邮报 22 八月 2001
[自杀爆炸分子]父亲的骄傲和荣耀 耶路撒冷邮报 15 八月 2001
[《纽约时代》的苏珊] 桑塔格对奥斯陆的歌颂 耶路撒冷邮报 1 八月 2001
阻止战争:以色列的选择 耶路撒冷邮报 18 七月 2001
米歇尔的报告失败了 华盛顿时代 30 五月 2001
以色列从黎巴嫩得到的教训 耶鲁撒冷邮报 23 五月 2001
左翼仍存对奥斯陆的错觉 耶路撒冷邮报 25 四月 2001
沙龙效应 耶路撒冷邮报 28 三月 2001
停止“进攻”[巴勒斯坦政权]? 耶路撒冷邮报 14 三月 2001
沙龙危险吗? 耶路撒冷邮报 31 一月 2001
奥斯陆进程:以色列的选择 耶路撒冷邮报 3 一月 2001
战争之风 耶路撒冷邮报 20 十二月 2000
“成为我的客人",以色列选举不会有什么变化 洛杉矶时代 11 十二月 2000
美国必须让以色列振作起来 耶路撒冷邮报 6 十二月 2000
不再是懦夫 耶路撒冷邮报 22 十一月 2000
第二条路 耶路撒冷邮报 8 十一月 2000
奥斯陆的九条命 耶路撒冷邮报 25 十月 2000
停止强压以色列做出让步 洛杉矶时代 17 十月 2000
中东使用武力的时代到来了 洛杉矶时代 6 十月 2000
埃胡德•巴拉克是右翼分子吗? 耶路撒冷邮报 27 九月 2000
阿拉伯人发现巴勒斯坦的那一年 耶路撒冷邮报 13 九月 2000
巴勒斯坦人是锡安主义者吗? 耶路撒冷邮报 30 八月 2000
[大卫营二号]不当活动在进行中 耶路撒冷邮报 2 八月 2000
阿拉伯人当如何为和平努力? 纽约邮报 26 七月 2000
耶路撒冷对犹太人的意义胜过穆斯林 洛杉矶时代 21 七月 2000
他们称之为 “绥靖政策” 耶路撒冷邮报 5 七月 2000
错看了叙利亚 耶路撒冷邮报 21 六月 2000
铁拳控制之后的叙利亚 国家邮报 12 六月 2000
[阿萨德的死亡提供了]和平的机遇 华盛顿邮报 11 六月 2000
一个关键时刻[以色列从黎巴嫩撤退] 耶路撒冷邮报 7 六月 2000
[伯埃姆的审判]反恐的新方法 耶路撒冷邮报 24 五月 2000
不要让SLA在风中摇摆 耶路撒冷邮报 25 四月 2000
从土耳其学习的经验 耶路撒冷邮报 12 四月 2000
[在黎巴嫩]转败为胜 耶路撒冷邮报 31 三月 2000
叙利亚的真正意图 耶路撒冷邮报 17 三月 2000
叙以协议是否对美国有益? 中东论坛电报 28 一月 2000
把美国人纳税人的钱给叙利亚吗? 华盛顿时代 26 一月 2000
哥白尼观点看“叙利亚” 耶路撒冷邮报 25 一月 2000
没有时间对叙利亚甜言蜜语 耶路撒冷邮报 21 十二月 1999
美国犹太人的观点 耶路撒冷邮报 28 九月 1999
阿萨德不感兴趣 耶路撒冷邮报 29 八月 1999
以色列人该支持谁呢? 以色列人该支持谁呢? 13 五月 1999

广告

本网站所有中文资料即1968 - 2017的所有的文章,Daniel Pipes享有版权。